突尼斯90后在杭州志愿抗疫 守护"第二家乡"
来源:突尼斯90后在杭州志愿抗疫 守护"第二家乡"发稿时间:2020-03-30 11:15:59


星期六  阴9℃~19℃

草草吃完中午饭,钟老师已经来不及收拾行李,到省卫健委参加会议。下午2:30,我到达钟老师家里收拾好他的行李,赶到了省卫健委,静候会议的结束。那也是一个讨论新冠肺炎疫情的会议,专家们警惕而又谨慎地进行各种筹谋。

我们抵达南站。车站里人山人海,踏上归途的人们满脸喜悦,几乎没有人戴口罩。欢乐的海洋里,又有多少人知晓已有暗礁深藏?

他在电话里听完我的转述,沉吟了片刻,说:“下午我还有一个省卫健委的会,明天一早飞过去行不行?”

冷风袭来,我终于体验到了传说中荆楚之地的冬日之冷。寒冷绵密而刺骨。钟老师穿的还是火车上那件棕色细格西装外套,里边只有一件衬衫。他应该也感觉到了冷,但背仍然挺得很直。

明天,钟老师要跟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的其他成员一起到武汉金银潭医院和武汉市疾控中心实地调查。但愿钟老师能听到好消息。

4月8日,武汉市将正式恢复三大火车站旅客发送业务,届时武汉对外交通将全面走向恢复。铁路部门透露,将优先开行发往长三角、珠三角地区的列车,满足外出务工人员的需求。首都机场T2航站楼,办理完健康申报的旅客排队办理登机手续。

电话那头态度很坚决:“请钟院士坐高铁过来,车票我们来联系。”

这时,钟老师才想起要吃饭。我去买了两份土豆牛肉饭,然后又去补了车票。但过了一会儿,列车长过来说:“钟院士是为国家赶赴武汉,我们不能收他的饭钱!”尽管我再三推拒,他还是把饭钱退给了我。

我知道钟老师已经很累了。但他从来都不会说。从来。